当前位置:首页>>象棋的车 -> 正文
象棋的车
 责编:夏乐瑞发表日期:2016-05-11  | 来源:荥阳市文化馆 |  浏览数: |
分享到:

     程颢在《象戏》一诗中指出:“车马尚存周战法”,一语破的地即使象棋里的“车马”与周朝时的军事活动有关,是历史现象在象棋以致的反映,是历史的影响的体现。其实,“车马”的军事社会生活,起源更早,且延续(在发展改良创新中延续)至今。

车,当始于黄帝之时。“黄帝坐车,引重致远。少吴加牛,奚仲为车正加马”(《古史考》)。杨■在《荀子·解蔽》作注释时更进一步指出:“奚仲,夏禹时车正。黄帝时已有车服,故谓之轩辕”。

夏禹时的“车正”、《周礼·春宫》记载“掌公车之政令”的“巾车”、《后汉·光武纪注》所记述的“公车令”,以及汉代威风凛凛的“车骑”将军(位居次上卿),分别是古代与车(当时,高科技创造的利器)或与军旅有关的官职,表明车已溶进国力与军威之中。

“乃遵文王,遂率戎车三百乘……以东伐纣王”(《史记·周本纪第四》)。

“命子封帅车二百乘,以伐京”(《左传·隐公》)。

“齐车之良,五家之兵,疾如锥矢,战如雷电”(《战国策·苏秦为赵合从》)。

“我,万乘之国也;中山,千乘之国也”(《战国策·中山》)。

“车”,不仅仅是攻战的利器,不仅在社会变革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,更是国家政权的威望与实力的体现。

车在什么时候成为象棋中的一子,史书上尚缺乏明确的资料。杜甫诗:“闻道长安似弈棋,……征西车马羽书驰。”和白居易诗:“兵冲象戏车”,均告诉后人:唐代,车已和象棋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与白居易同一时期牛僧儒的《玄怪录·岑顺》的生动描写:“■车直入无回翔”更证实了这一结论。

事物的发展不是没有波折的,北宋时有个名叫司马光的大学问家,要改良象棋,“创新”了一个《温公七国象棋》,这种象棋里撤消了象,也撤消了车。这说明两点:一是北宋的象棋原本是有车的;一是司马光认为“车”由将和偏、裨乘坐,不必专设。稍晚一些时候,晁补之又“创新”搞了个《广象戏图》,又恢复了“象”和“车”这两种棋目。但是,无论是司马光,还是晁补之,都没有篡改了象棋发展的主流(“车马尚存周战法”)。在此主流的推动下而形成的象棋制艺,“车”始终作为主力活跃于棋盘。

由象棋技艺在实“战”中产生的棋诀来看,旗手莫不重视“车”。如“车行二路前”、“车先图士象”、“夹辅须车力”、“车先河上立”、“引车塞象眼”等等。再从俗语来看:“三步不出车,下家(者)是臭棋”、“一车换马炮,吃亏不知道”、“若要抢先,出车当关”等等都是张扬“车”在棋局中的作用重大。当然,为了救将,车的作用再大也得舍弃,此所谓“舍车马保将帅”,从而顾全大局。

版权所有:楚河汉界推广中心 地址:荥阳市京城路体育中心南园区 电话:0371-64826888
Copyright © 2016 chuhehanjie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备案号:豫ICP备16014289号